L

【鎮魂|巍瀾】玩性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沈巍/趙云瀾
一句話簡介:小瀾孩一時興起玩心替沈教授口(blowjob)

— 正文開始 —

1.
特調處剛辦完一件大案子,兩天沒沾床的趙云瀾眼睛布滿了血絲,回到家什麼也顧不得,包往身旁一扔,身子一沾上床立刻不省人事。
這一覺就這麼沒日沒夜地睡到了隔日下午,斜陽透過窗櫺照射了進來,總算是將床上的人給曬醒了。
趙云瀾揉了揉眼,在床上呆坐著好一會兒才發覺自己的外衣和鞋襪都被脫了,睡衣還透著洗潔精的淡淡清香……
感情這是睡死了啊,趙云瀾扯動著嘴角,下意識地扭頭往客廳方向看,可什麼也看不見,這時對自家擺設感到不滿了,他慢吞吞地伸了一個懶腰後,只得掙扎著將自己從床上拔出來。
「餓了嗎?我煮了粥在鍋裡悶著,先吃一點吧。」察覺到身後的動靜,沈巍放下手裡的書正想起身,就被一股力量給牽制住了。
趙云瀾從沙發後把人跩住,也不管自己口中是什麼味的,霸道地在沈巍的嘴上強碰了一下,得逞般地舔著唇。
「我是餓了,可我不想吃粥,」趙云瀾將頭枕在沈巍肩上,沒皮沒臉地低喃著:「我想吃肉。」

❧ 看小瀾孩在線調戲沈教授

——

獻給 @秦不知所祁
原諒我難產了將近一個月
在這花好月圓夜借花獻佛了w
原本只想寫段子不小心爆了字數
誰叫咱們沈教授實在太矜持了呢😂
祝各位看倌們中秋節快樂💕

【新邊城浪子|傅葉】賞月

原作:新邊城浪子
人物:傅紅雪/葉開

— 正文開始 —

        「紅雪,看我買了什麼回來?快過來嚐嚐。」
        葉開手裡提著大包小包的,一路大呼小叫地奔回客棧,像是怕沒人知道似的。
        「你出去那麼久,就是為了這個?」
        「欸,可別小瞧這個,我可是排了將近一個時辰才買到的,」葉開從盒子裡取出其中一塊糕餅,拿到傅紅雪面前,臉上表情滿是誘惑,「吃啊。」
        傅紅雪就著葉開的手咬了一小口,淡淡的桂花香頓時滿溢口中。
        「怎麼咬那麼小口?這桂花糕就得大口吃,像這樣。」葉開一口咬下了大半塊,一臉滿足,緊接著將手裡小半塊遞給傅紅雪。
        傅紅雪將剩下的餅接過,依舊小口小口地嚐著,指尖沾上了一丁點,下意識地往嘴裡送。
        「好吃吧?」看著傅紅雪的舉動,葉開嘴角揚起。
        「好吃。」傅紅雪看著眼前人得意的小表情,也跟著笑了。
        「我還帶了一罈桂花酒呢,」葉開指著桌上的一個小罈,興致一來如此提議道:「回來的路上看到村口的桂花都開了,咱們到那邊喝酒邊賞月亮如何?」
        「這裡也能看的到月亮。」傅紅雪看著房裡的窗子示意。
        「你這人怎麼這麼沒有情趣啊!」

        敵不過葉開,傅紅雪終究還是被人拉出房,提著酒和餅一路來到村口,路邊的灌木叢果真如葉開所言開滿了白色小花,空氣中飄散著淡淡清香。
        葉開摘了一朵小花,先是在鼻尖輕輕嗅著,而後起了玩心,快手快腳地插到了傅紅雪的耳際。
        傅紅雪沒躲,只低聲喝斥了一句胡鬧,取下耳邊的小花學著葉開的動作嗅著,在這一片桂花樹旁聞不出個所以然,花兒摘下時已有些萎了,傅紅雪拿在手裡轉了幾下,到底還是沒把這花給丟了。
        夜幕低垂,只有一輪明月高掛在夜空當中。
        兩人翻上其中一戶人家的房頂,對著當空皓月酌飲。
        「你說我們沒回去過節,咱娘會不會寂寞啊?」葉開喝了一口酒,將酒罈遞給傅紅雪。
        「娘要我們別回去叨擾她。」傅紅雪接過酒罈跟著啜飲了一口。
        「你啊……」葉開沒說完最後一句,只是滿臉無奈地看著傅紅雪,可自己偏偏就喜歡上這個不知變通的傢伙。
        傅紅雪喝完酒後默默補充了一句:「中秋一過,便可以回去了。」
        「那好,明天就出發回去見咱娘,我多買了幾盒桂花糕,娘一定會喜歡……」說著說著,葉開像是驚覺了什麼,一把奪過傅紅雪的酒灌了幾口,又把手裡的小盒塞到對方手中,紅著臉強硬道:「欸,怎麼這酒到了你手裡少的這麼快?別再喝了,吃餅吧,你要是醉了我可不會把你背回去啊。」
        看著皎潔的月,傅紅雪的臉上帶著一抹淺笑。

— FIN —

中秋節快樂🎉
時間軸大約是在葉開認了娘後的第一個節日。
喜歡上冷CP太寂寞,只好默默努力產糧了😂
以下橋段寫著玩的,放到正文裡感覺有點破壞情調,搏君一笑。

葉開看著傅紅雪把玩花兒的動作,如此調侃道:「你要是喜歡,我編個花環給你如何?」
「沒想到你也會玩女孩子家家的玩意兒啊。」傅紅雪反將一軍。

【新邊城浪子|傅葉】糖糕

原作:新邊城浪子
人物:傅紅雪/葉開

— 正文開始 —

        葉開病了,久久未能康復,打聽到消息的傅紅雪,在鄰近的鎮上求了幾帖藥,花了不少銀子。
        良藥苦口,葉開大老遠就聞到苦味了,但在傅紅雪將藥端來面前時,只能捏著鼻子把藥喝了。
        花了大把銀子求來的藥帖確實有效,不過半日,葉開的燒便退了,氣色好上了許多。
        才剛恢復了一點精神的葉開開始作死,趁著傅紅雪不注意把湯藥給倒了,可惜這湯藥的味道濃重,在房裡久久揮散不去,小把戲理所當然地被識破了。
        百口莫辯的葉開正愁著,然而傅紅雪只是看了他一眼,端著空了的藥碗,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雖然傅紅雪的臉上仍是一副喜怒不顯的撲克臉,可葉開知道,自己真把對方給惹怒了,立刻腆著臉追出房門,窮追不捨地緊抓著傅紅雪的手臂,期間還不忘使用苦肉計,啞著嗓音好說歹說地將人勸了回來。
        傅紅雪捨不得把這厚臉皮的狗皮膏藥甩開,也捨不得大冷天的讓傷病人士在外吹風,只得跟著人回到房裡,仍舊板著一張臉不說話。
        葉開知道自己錯了,乖乖地被傅紅雪伺候著躺在床上,只是大病之時一連睡了好幾天,現在想要睡也睡不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傅紅雪直看,而傅紅雪只是吩咐了一句好好待著,便又離開了。
        心知傅紅雪這是又替自己煎藥去了,一向沒心沒肺的葉開難得起了愧疚之心,他知道傅紅雪為了自己的身子操碎了心,想著以後不管大夫開的藥有多難喝,只要是傅紅雪親自熬的都會乖乖地嚥下去。

        半個時辰之後藥終於煎好了,傅紅雪親自盯著葉開把藥全喝下後,板著的表情這時才稍作和緩。
        葉開的五官被這湯藥苦得皺成了一團,苦味似是自胃裡一路來到喉間,一時間沒能緩解過來,聽見傅紅雪叫他張嘴也沒做他想,嘴裡被塞了些什麼,甜甜軟軟的滋味自口中漫延開來。
        「這是什麼?」湯藥的苦味被這甜給稍稍化解了,葉開驚訝地又捏了一個放進嘴裡,喜悅之情油然而生,「打哪來的?還挺好吃的。」
        「這是糖糕。」傅紅雪只回答了第一個問題,看著葉開接連吃了小半盤了,趕緊把盤給拿開。
        「欸,怎麼還不給吃了呢?小氣。」葉開如此抱怨著,意猶未盡地舔弄著指尖上殘留的甜味。
        傅紅雪被葉開的動作給逗樂了,笑意牽動著嘴角,如此說道:「別一次吃太多,你想吃我下次再給你做。」
        「這是你做的?」葉開瞪大了眼。
        傅紅雪沒有回應,而是把剩下兩塊糖糕全吃了,以免稍不注意,被眼前這饞鬼給偷吃了。
        葉開卻在這時貼上了傅紅雪唇,艷紅的舌調皮地往裡頭探。
        「你嘴裡的嘗起來更甜。」葉開調戲民女般地痞笑著,饜足地舔了舔唇。
        「胡鬧。」傅紅雪蒼白的臉上難得地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後來傅紅雪娓娓道來從前與親娘相依為命的過往,葉開聽了感到心疼,他想著自己該學點廚藝了,桂花糕、冰蓮百合、銀耳蓮子羹等……或許傅紅雪能長點肉,抱起來也就沒現在那麼烙人了。
        身為行動派的葉開立刻著手行動,可惜他的廚藝功夫實在驚人,幾次下來不僅端不出半樣成品,還差點沒把人廚房給炸了,賠的銀兩能在無民居好吃好睡地過上好幾日,只好悻悻然地打消了念頭。
        葉開從前雖不嗜甜,但他對於及時化解苦澀的糖糕成癮了,從此只要一染病,喝藥時總是會有一盤糖糕在小桌上備著,葉開有時甚至還會玩弄伎倆,死纏爛打地要傅紅雪給自己做糖糕。

— FIN —

想讓雪雪也給葉開(葉葉?開開?)做糖糕~

【新邊城浪子|傅葉】傷疤

原作:新邊城浪子
人物:傅紅雪/葉開

        傅紅雪身上有很多傷疤,有深有淺,肩上和胸膛上的瘡疤尤為可怖,背上和腰臀則是密密麻麻地佈滿了細細痕跡。
        兩人第一次坦誠相見時,在幽暗的燈火中什麼也看不清,葉開疼得緊時,指甲在傅紅雪的背上留下道道抓痕。
        可在葉開借酒裝瘋,闖入了傅紅雪正在泡澡的澡堂時,就著明媚的日光,葉開一眼就看清了傅紅雪身上那些傷痕。
        葉開能夠想像這些留疤的地方當初是怎麼傷的,被劃傷的、被刀砍的、被鞭子抽的……葉開沒想去問,也要自己不去在意,卻在給傅紅雪擦澡時,忍不住在那幾道傷疤上多做停留。
        傅紅雪的身子變得有些僵硬。
        「很嚇人吧?」
        「笑話,我葉開是什麼人啊,怎麼可能被這些傷給唬住呢,」葉開故作模樣地哼聲道:「闖蕩江湖的浪子哪一個身上不帶傷的?我後腰上也有……」
        葉開話還未說完,便感受到一隻冰涼的手在自己後腰處輕輕觸碰著。
        「我知道,」傅紅雪臉上沒什麼表情,但動作卻十分輕柔,像是在呵護著什麼一般,「怎麼傷的?」
        這道傷葉開自然是記得的,當年調皮在雨中玩耍,一個腳滑差點跌進山谷底,還是師父捨身冒險將他給拉回來的,腰上的傷就是在那時被山壁給劃的。
        葉開覺得自己還挺幸運的,就連這道看似張牙舞爪的傷疤細想起來都有如此美好的回憶……可傅紅雪呢?
        「……忘了,」葉開輕拍開傅紅雪的手,繼續擦澡的動作,「別亂動,還沒擦完呢。」
        幾瓢水將人身上的泡沫沖洗下來,傅紅雪有些遲疑,仍拿了手巾要替葉開擦澡,但葉開卻制止了傅紅雪的動作。
        葉開自身後輕攬著傅紅雪,低眉垂首,唇正好貼在傅紅雪肩上那道痕跡。
        葉開自今後再也不留指甲了。

——

補完新邊城浪子的當下情緒是激動的……
編劇何苦如此虐待傅紅雪!!
於是只好在文章裡盡其所能地寵著,讓他得到未曾擁有過的溫情……無奈寫不出想表達的萬分之一😂

【鎮魂|楚郭】採菊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楚恕之/郭長城
等級分級:R(文如標題,就是一篇小黃文)

❧ 正文連結

——

病發後的產物w
還真沒想到鎮魂的第一篇小黃文是寫這一對~
我對不起秦起太太,答應給太太寫的拖了兩週才寫一半(跪
我會繼續努力碼文的!!!

【盾鐵蟲】A-Z(之一)

原作:美國隊長III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人物:美國隊長Steven Rogers/鋼鐵人Tony Stark/蜘蛛人Peter Parker,CP向
等級分級:R(性愛方面的描述有)

#與 @min lås太太的聯文 

#三角關係,盾鐵/盾蟲/鐵蟲/盾鐵→蟲,總之就是3P黃暴段子,不喜勿入

❧ 連結

——

與兔子太太的聯文。
從六月初討論完後至今……竟然還沒寫完!!!
大概沒人比我們倆更會拖的了(笑cry
將近兩個月前碼的文,重新回顧簡直是羞恥play
ps太太說沒寫完就隨緣吧……大家努力催文啊!

【鎮魂|巍瀾無差】尋常日子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沈巍/趙云瀾

1.
沈巍坐在單人沙發上,翻著就快散了的古籍細細閱讀。
百般無聊的趙云瀾一下在床上翻滾著,一下到窗檯旁逗弄正在曬太陽的肥貓,最後大慶被騷擾地厭煩了,鄙視地瞪了趙云瀾一眼,跳出窗外逃開了。
於是趙云瀾只好端坐在另一沙發上,直勾勾地盯著沈巍看。
沈巍專心致志地沉浸在書中世界,任憑趙云瀾坐的腰背脖子痠,仍然沒有成功引起身邊人的注意。
趙云瀾不樂意了,將對方的靈魂喚回後毫不客氣地頤指氣使地,好脾氣的沈巍任勞任怨地受人差遣。
切完水果備好茶點後又燒了水準備沏茶,當沈巍自廚房走來時,便見到趙云瀾沒骨頭似地癱坐在自己方才坐的位置上,於是沈巍只好坐在三人座沙發。
沈巍正以第一泡茶沖洗著茶具,眼角餘光卻瞥見趙云瀾抱著小抱枕,一估溜地坐到身邊來,毫不客氣地將頭枕在自己的腿上。
「好了,你可以繼續看書了。」
「還要喝茶嗎?」話語中透漏著一絲笑意,沈巍輕撓著趙云瀾的短髮,溫柔的動作裡滿是寵溺。
「要!」

2.
趙云瀾睡覺時有些毛病。
不僅睡相差愛搶棉被,還喜歡沒完沒了地不停翻身,就連大慶也不願在趙云瀾在的時候上床。
而今晚,睡到一半的趙云瀾忽然清醒過來,睜著雙眼呆望著眼前的景象,約有數十秒之久。
雙人床的另一邊睡著另一個人,綿薄的呼吸幾乎讓人無法察覺。
趙云瀾揚起嘴角,他獨自一人時通常吝於顯露任何表情。
將捲在自己身上的被子重新攤平開來,大多蓋在沈巍身上,趙云瀾重新躺下後並沒有想將方才置於對方身上的腿挪開,反而像是八爪章魚般地將手也纏繞上去,滿足地閉上眼。
等到身邊人的呼吸趨於平穩時,沈巍這才重新張開眼睛。
地星人用不著睡眠,而沈巍也沒想閉眼,就這麼直至天明。

3.
早晨起床之時,趙云瀾的眼睛因無法適應光線而瞇成了一條縫,憑著多年來的熟悉磕碰著走進浴室。
撇條、漱口、刷牙,趙云瀾依著身體的本能反應在執行這些動作,直到無意間瞥見了漱口杯裡的綠色牙刷。
瞇成縫的雙眼稍稍睜大了一些,將視線聚焦在自己正在使用的牙刷上,趙云瀾突然有些想笑,而他也這麼做了,還差點把嘴裡的牙膏泡給吞了下去,良久才恢復正經,繼續刷牙。
「你剛才在裡面笑些什麼?」剛做完早飯的沈巍解下圍裙,不解地問道。
趙云瀾不作解釋,他照慣例地向沈巍索取了一個早安吻,只是這個吻不似往常一般點到為止,闖入嘴裡的舌幾乎掃蕩了沈巍的每一顆牙。
沈巍的臉有些紅,不知是缺氧還是臊的。
「唉呦我的沈教授,您嘴裡和您的牙刷是同一個味的,」趙云瀾看著沈巍痞痞地笑著,「薄荷。」
面對著大白天就在耍流氓的愛人,沈巍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這讓趙云瀾笑得更歡了。

——

七夕快樂!
本來想寫兩人沒羞沒臊的同居生活,可籌備的時間太短,卡殼了。
希望巍瀾能一直平靜順遂地陪伴著彼此。

【伴侶視角|蝙你/超你】日常小段子

原作: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
人物:超人Clark Kent/蝙蝠俠Bruce Wayne

#點題  @妆奁向闻|玲胧

❧ 蝙你
        你從電視牆上看到Bruce時,被他的帥氣所迷惑而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同樣傻站在大街上的不只是你,優越感使你驕傲地彎起嘴角,可就在下一秒,Bruce左擁右抱地攬著雜誌封面模特兒的畫面令你感到生氣。
        都有伴侶了還這麼花心!
        這情緒並沒有維持多久,在你步行回家的路上消失殆盡,只剩下委屈。
        你知道他是不得已的,只是你還是無法做到不吃醋。
        好心情被掃光了,你在路邊隨便買了個雞肉卷外帶,準備回家追劇。
        爬了四層樓的你感到疲憊,只想趕快回家坐在舒服的沙發椅上。
        所以你忽略了走廊上撲鼻而來的食物香氣,在打開家門的那一剎那,懷疑自己雙眼所見的一切。
        你見到那個朝思暮想的人轉過身來對你淺笑著,優雅地脫下了你從路邊的小店買來的廉價碎花圍裙,將一臉不可置信的你抱進懷裡,然後抬起你的下巴淺吻著。
        這時才回過神的你伸長手臂圈住了他的頸項,貪婪地再度貼上了那弧度優美的薄唇,這次的Bruce可沒這麼溫柔了,你任由那侵略的舌在你的嘴裡強取豪奪著,把你吻得七葷八素,直到你的臉蛋因缺氧而泛紅時才停下。
        「今晚吃牛排好嗎?」你的耳畔因鼓譟的空氣而覺得癢,你聽見他語氣溫柔地問道。
        你對於他的出現感到意外、感到驚喜、感到愉悅,可電視牆上的那一幕仍讓你感到不太愉快,你揚起了一抹微笑,調皮地如此應道:「好啊,那你替我吃那冷掉的雞肉卷吧。」
        Bruce對你寵溺一笑,忽然將你扛在健壯的臂膀上,不輕不重地在你的後臀拍了一下。
        這動作讓你羞紅了臉。
        你被他安置在沙發上,滿心期待著Wayne總裁親自料理的美味大餐。

❧ 超你
        你看著大都會最性感的男記者認真潤稿的模樣,心情有點鬱悶。
        你以為同居意味著小倆口從此以後過著沒羞沒臊的幸福日子,可現實和想像的落差太大,幸運的話還能偶而見到對方勤奮的身影,而大多時候你都是獨自一人在略顯寬敞的雙人床上入睡。
        同居了將近三個月,此刻的你耐心終於告罄,你決定主動打破現狀。
        你靜待他講完電話,把擬好的郵件發了之後,眼明手快地阻止他開啟另一個文字檔,一舉跨坐到對方身上。
        Clark的表情略顯無奈,先是好脾氣地哄著要你起身,可你不依,任性地環抱著他的脖頸不撒手。
        「不聽話?嗯?」他在你耳邊說話的語氣微妙地向上揚起,手危險地擱在你的身後,暗示意味十分明顯。
        犯了倔的你只是將臉埋在他肩上默不作聲。
        你緊張地屏住氣息,你知道接下來將面臨些什麼,可當疼痛在身後炸裂開來時令你驚呼出聲,你沒想到竟會如此難挨。
        巴掌沒有因為你的喊叫而停止,而他也不打算如同往常一般地和你小打小鬧,每一下都是實打實地疼。
        你疼得不斷地扭動身子,他在你往前竄逃時趁機將你的短褲連同底褲給脫了,巴掌打在肉上變得更加響亮了。
        挨了二十多下,你覺得有點想哭了,不是疼的,而是委屈。
        Clark似乎是感受到你的情緒,施罰的掌心不再繼續疊加,而是溫柔地替你揉著被打疼的部位。
        「我只是希望你能多陪陪我。」你吸了吸鼻子,悶聲說道。
        Clark寵溺地輕吻著你被淚水沾濕的睫毛。
        接下來的下午你毫不客氣地賴在他身上,也不在意光著被打腫的洪屁股,直到性感記者結束手邊的工作,將你帶回房裡,吃乾抹盡。

——

我真是太看得起自己了,連一千字都沒碼到😂

另類點文

在Lofter創作至今已經滿一年啦,可喜可賀!
想了個不同的點文方式,有興趣的看倌們來玩一下吧💕

男神與你系列
「男神」可以是我所寫過的任一角色,只能為主或攻。
「你」的人設由看倌們自行設定,可以是某種特定性格,也可以帶入自己本身,第二人稱或自行命名就看各位的恥度了。
情慾式或懲戒式的spanking都可,請設定一個情境,例如小別勝新婚,或是一個需要被痛揍屁股的理由。
至於使用工具、懲罰的姿勢、部位及程度(輕拍或重責,是否放水等),事前或事後反省,甚至是事後的安撫方式等都可以自行設定,也可以讓我自由發揮(嘿嘿)。

篇幅約一千字左右,有靈感或許更長。
其實不一定要是訓誡文啦,只是其他類型(包括談戀愛)都不太擅長😂看倌們有特殊要求可以私訊討論w

謝謝各位小天使們的支持與鼓勵,讓我在寫作這條路上努力不懈地堅持了一年,希望接下來的日子能有你們的陪伴٩(๛ ˘ ³˘)۶♥

P.S.雖然上次的點文還沒碼完(踹),但保證絕對不會坑,只是時間長短問題……

劇追完了,有點鬱卒……

居老師在鎮魂劇裡有很多種扮相,最喜歡的是小鬼王,笑容跟居老師本人蠻貼近的w
笑得這麼靦腆真是犯規啊!!!
居:我不靦腆!我一點都不靦腆!!
(關愛男神就別吐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