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盾冬|冬兵幼化訓誡向】伴你入眠(番外)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美國隊長III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人物:美國隊長Steven Rogers/酷寒戰士Bucky Barnes/鋼鐵人Tony Stark
時間軸:美隊3內戰過後衍生劇情,部分設定與電影不同,Bucky並沒有進入冬眠艙,而是與Steve逃亡(私奔)去了

#點題,冬兵幼化梗
#平鋪直敘,沒有刻意描寫CP向的意思,隨看倌們自行想像

正文走連結

— 正文開始 —

       Bucky和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伙伴,我們曾一起上學、一起遊樂、一起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情同手足。
       我們曾共同經歷過許多磨難,也都在彼此的扶持之下一一克服了,而現在的我正處於前所未有的困境當中,好兄弟Bucky就在身邊,可他卻無法給我任何幫助,實際上他就是那個棘手難題的本身。
       Bucky此刻正坐在我的對面,我們大眼瞪小眼,一切看起來沒有太大的異狀,雖然這樣子的眼神在Bucky滿十三歲後就不曾有過了。
       直到不屬於成年人的稚嫩嗓音,打斷了我試圖逃避現況的鴕鳥心態:「Steve,我想吃冰淇淋。」

       這情況持續了將近一個星期,至今仍然無法合理解釋導致此事的原因,一開始陌生的Bucky讓我感到恐慌,可幾個小時後我已經沒空理會自身情緒,焦頭爛額地瞎忙著雜七雜八的瑣事,這段時間我竟開始體恤那些單親爸爸的辛勞了。
       夜深人靜時總不由自主地想起我和Bucky小時候的回憶,以前的我們一前一後滿街跑著玩耍,現在的我卻要緊牽著他的手,就怕他被什麼新奇事物吸引了目光而離開我的視線;以前的我們在洗澡時一起打水仗,現在的我替他沖去身上的泡沫,無論如何小心最後還是會搞得一身濕,只能無奈地看著罪魁禍首笑得開懷;以前的我們熄燈後還不願意乖乖地在床上躺著,非得將最後一點精力消耗殆盡後才疲憊地倒頭就睡,現在的我要講一個多小時的睡前故事才能哄他入眠,還必須得是Captain America打擊犯罪的題材才行。
       回憶像是紀錄片般地在腦海中鮮活起來,我對於這幾日以來所發生的事情依舊感到不可置信。
       Bucky翻身時發出的聲響打斷了我的思緒,我滿臉歉意地看著他熟睡的表情,偷偷拉開他的睡褲查看他臀部的傷勢,有些腫但並不嚴重,只是對於現在的Bucky大概難以忍受。
       是的,今晚我動手打了他一頓。

       一個不重要的緣由使得我們大吵了一架,Bucky生氣地摔門跑了出去,老天,他的心智年齡雖然只有五歲,力氣可是大得驚人,我飛快地追了出去,在Bucky的後腳還沒來得及跨出庭院時便被我給追到了。
       身心俱疲的我連日來累積的怒氣一下子全部竄升起來,我將Bucky扛到肩上後帶回房間,將這副和我同樣強健的軀體壓在我的腿上,使勁在這渾圓飽滿的臀部上掌摑一記。
       巴掌著肉的清脆聲響令我們倆都愣住了,時間彷彿就此凝結,直到Bucky反應過來,掙扎著想從我腿上爬起來。
       Bucky的兩條腿被我禁錮在雙腿之間,雙手被我壓制在腰背後,我控制著力道往他的屁股上落巴掌,可也是夠他受的了。
       「不要打屁股、不要打!」Bucky開始放聲喊叫著,手伸向後面試圖護住自己的屁股。
       可Bucky的力氣不及我,這樣的反抗行為使得我更加地惱怒了,我一把將他的褲子完全脫了下來,一左一右地打著他的光屁股,每打一下就在白皙的臀瓣上留下一個掌印,一連串的擊打聲音不絕於耳。
       「疼、好疼,Steve別打……」
       約莫打了二十來下時,Bucky的喊叫開始帶了哭腔,我這時才意識到在這強健軀體之中的僅是一個年幼無知的靈魂,此刻的他沒有外表年齡該有的成熟,他甚至可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趴在我的腿上被打屁股。
       我看了看這個挨打的部位,原本白皙的臀部佈滿了鮮紅掌印,兩瓣臀肉被打的漲紅,可憐的模樣讓我有些心疼。
       雖然如此,我並沒有減輕巴掌落下的力道,我不想輕易饒過這個任性的孩子,我要讓他學到教訓。
       「說了不許任性胡鬧,為什麼一直講不聽?」
       「你這樣隨意亂跑出去,萬一迷路了怎麼辦?被車子撞了怎麼辦?被壞人抓了又怎麼辦?」
       「你這麼不聽話,還好意思說自己是乖孩子?」
       我緩下了拍打的速度,板著聲音嚴肅地對Bucky訓話,每說一句話就往他屁股打一下,就這樣又打了十多下巴掌後,直到小孩以哭啞的嗓音連連跟我保證他再也不敢了。
       「到牆邊去罰站半小時。」我板著臉對Bucky說道。
       「嗚……」
       只見Bucky用衣袖抹去臉上的鼻涕和淚水後,磨蹭著走到了角落,駝著背垂頭喪氣地面牆晾著自己挨打後的紅腫屁股,雙肩因止不住抽泣而頻頻抖動著,這模樣在一個成年男子身上看起來極度違和,卻又莫名令人可憐。

       我強忍著想要將小孩攬到懷裡安慰的衝動,硬是讓Bucky站滿半小時後才出聲喚他過來,哭過頭的他還在抽噎著,低垂著臉想閃避我的視線,神情看起來十分地彆屈。
       我拍了拍自己的腿,只見Bucky一臉驚恐的看著我,不由自主地退了小半步,我在他眼前晃了晃手裡拿著的藥膏,輕聲說道:「不打了,替你擦藥,止疼的,擦完就沒那麼疼了。」
       Bucky有些戒備地看著我,遲疑了一會兒後還是趴到我的腿上來,我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在抖,可即使如此,我的大腿還是被他一把給抱住了,這讓我覺得又懊悔又心疼。
       我擠出藥膏在Bucky紅腫的臀上抹著,此刻這個挨打的部位已呈現絳紅色的,我小心地以指腹按壓著兩瓣臀肉,沒有摸到硬塊。
       「Bucky……抱歉,我不應該把情緒發洩在你的身上,我很後悔剛才打了你,」我嘆了一口氣,感覺腿上的身子漸漸放鬆下來,我邊繼續手裡的動作邊說著,「只是剛才你不管不顧就衝出去的行為讓我很擔心,我怕情緒激動的你獨自在外一不小心發生了什麼意外,那會使我非常的傷心和自責,只要一想到你可能受傷就讓我覺得害怕,我不能讓你出事。」
       「I'm sorry Steve....」Bucky囁嚅地向我道歉著,聲音再度染上了泣音。
       我將他扶起來,他想要如往常般地坐在我的腿上,觸碰到屁股上的傷時讓他倒抽了一口氣,可他仍堅持虛坐在我的兩腿間不願起身,雙手環住我的脖子靠在我的胸膛,我抱著Bucky的腰想讓他省力些,我們不曾有過如此親暱的姿勢。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Steve,我的錯,我的冰淇淋明天分你吃一半,你別生氣了好嗎?」小孩看著我語氣真誠地如此說道。
       看著Bucky晶晶亮亮的雙眼裡少了憂慮多了天真,一直以來憂慮的心忽然輕鬆不少,因為Bucky一直陪在我的身邊,我低頭在他額前輕輕一吻,笑著說道:「早就不氣了,沒有人能抵擋得住你的puppy eye,my kid。」
       Bucky給了我一個大大的親吻,我的臉上全是他的口水,可我不介意,此刻的我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

— FIN —

來更文了ヾ(*´∀`*)ノ
努力將番外控制在正文字數內,奇怪的堅持。
以Steve的視角敘述試圖營造出溫情的感覺,雖然失敗了(欸)為什麼不以Bucky的為主呢?
因為幼化Bucky的內心戲應該會是如此:
我要吃冰淇淋!!!!!*N
為什麼Steve那麼兇?
為什麼Steve要打我屁股?
為什麼Steve不再多親親我?
明天也要吃好多好多的冰淇淋!!!
孩子你大盾爸爸都快被你給吃垮了(美隊扶額

评论(2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