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Napoleon/Gaby|非CP訓誡向】Punishment

預警:此為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紳士密令/秘密特工The Man from U.N.C.L.E.
人物:Napoleon Solo/Gabriella Gaby Teller(非CP)

— 正文開始 —

        Gaby敲門進房時,只見Solo人在臥室不知道搗鼓些什麼,她環顧了一下四周,沙發的扶手上擺著一條皮帶,看來這大概就是待會要用在自己身上的刑具了,這麼想著令女孩感到有些緊張。
        「喔,妳來啦,」Solo語氣輕快地向Gaby問候道,意料中的沒得到任何回應,他執起皮帶,刻意打量著手中的刑具,牛皮製的皮帶堅韌有彈性,非常適合揍人,Solo以刑具在原處比劃著:「就趴在這吧。」
        Gaby瞪了Solo一眼,不情不願地趴了上去,她這時才發現身上這件連身裙只能堪堪遮住自己的臀部下緣,雙腿間的沁涼讓她覺得十分不自在,這讓她後悔為什麼沒去換件衣服再過來。
        「十下,小懲大誡,好好挨著。」Solo將皮帶對折後握住皮帶扣的一端,在女孩臀部上輕拍著,而後在臀峰處抽了第一記。
        有了心裡準備的Gaby忍著沒讓自己發出聲音,可雙腿仍因疼痛而不自覺地舉了起來。
        對對方的吃疼反應感到滿意,Solo在Gaby來前就先拿自己的臂膀試過力道了,因此不怕打傷女孩。
        皮帶每次都會在即將受罰的地方停留以給予暗示,然後準確地抽在那個位置,不會和上一記有所重疊,接下來的幾下Gaby沒有任何動作,她只是繃緊著身子等待下一記抽打的到來。
        Solo揮皮帶的手十分地平穩,整整四下均勻地將整個臀部抽了一遍,當第五下重新落在一開始挨打的部位時,Gaby疼得再次揚起了雙腿,而後緊緊纏繞在一起,遲遲沒有放下來。
        「保持妳原本的姿勢young lady。」Solo以皮帶輕拍著女孩的臀部如此吩咐道,說話語氣依然稀鬆平常。
        「太疼了……」Gaby原本倔將的不想開口說任何一句話,可身後的疼痛超乎了她的想像,讓她忍不住以求饒的口吻說道。
        「不疼怎麼稱的上是懲罰呢?」Solo笑了,皮帶在女孩的臀部上來回掃動著,「還有五下,勇敢點挨完它。」
        沒有商量的餘地,Gaby只好在疼痛稍微緩了些之後放下腿。
        接下來的五下皮帶打得Gaby時而抬腿時而跺腳,還被逼出了原本壓抑在喉間的呻吟,根本無法克制。
        真是該死的疼!雖然Gaby在年幼的時候也曾因為調皮而挨過打,但那都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可為什麼她長那麼大了還要像個孩子一樣地丟臉受罰?竟然還是被這個男人!
        「有在反省嗎?還是在心裡說我壞話?」Solo觀察著Gaby的反應,意外地瞧見女孩瞪視著自己的一雙大眼已經微微泛紅了,他假裝沒有發現,面不改色地繼續著話語:「看來是後者了。」
        Gaby沒有應話,自顧自地想要站起身,卻被對方壓著背脊制住動作。
        「別急著起來,還沒完呢。」Solo的說話語氣十分平和,和此刻所做的行為完全不相符。
        「不是說好就十下的嗎?」Gaby瞪大雙眼望著Solo,剛才挨過打的部位此時正火辣辣地疼著,她可不想再多挨任何一下了。
        看著Gaby通紅的臉上充滿驚訝和怒氣,Solo的態度仍然溫和有禮,不疾不徐地解釋道:「剛才那十下是罰妳的衝動行事,接下來的五下要罰的是妳不顧自身安危、讓自己身陷危險。」
        「不,這實在是太疼了,再打下去會影響我的動作,我無法繼續挨了。」Gaby說著就要起身,這次意外地沒遭到任何阻止,只是傷部被衣料摩擦時依舊讓她疼得直抽氣。
        Solo看著Gaby不利索的動作思量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不慣著女孩,在他的觀點而言任務是其次,生命安全才是最為重要的,只要命還在都還能有完成任務的可能,一旦喪命就沒有任何機會了。
        「妳最好快點趴回去讓我們早點將懲罰結束,否則的話……」Solo環住臂膀,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牆上的鐘。
        「才不,你這是虛張聲勢!我才不會被你……」Gaby話還沒說完,就被房外的敲門聲給嚇得噤聲了。
        『Cowboy,我來了。』門外熟悉的嗓音如此說道。
        「給我三分鐘,」Solo和門外人打了聲招呼,而後再度看著Gaby,面帶微笑、文質彬彬地問道:「現在,妳是要乖乖地擺好姿勢,還是要讓Peril進來觀摩妳被我打屁股的模樣?」
        「你一定是故意的!」Gaby怒目橫眉地說道,巴不得給眼前這張討人厭的笑臉一記拳頭,知道Solo不達目的絕不會輕易放過自己,礙著門外隨時有可能衝進來的蘇聯特務,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重新趴到了沙發扶手上。
        Solo以皮帶輕拍著掌心思索著,原本的計畫是在女孩臀部毫不放水地抽下五記皮帶以讓對方銘記這次教訓,可他想起女孩那雙美麗的大眼睛泛著淚的可憐模樣,稍早在自己臂膀上試力氣的兩道腫痕仍舊抽痛著,或許這對女孩而言已經是足夠的教訓了。
        Solo眼疾手快地在Gaby的臀上打了五下,被重新喚醒的疼令Gaby的臉難受地皺了起來,她疼得直想喊叫,卻因惦記著門外的人而緊咬著牙關,身子可憐兮兮地縮成一團。
        直到過些時候疼痛稍緩時Gaby才發現,剛剛落在臀上的似乎不是皮帶。
        Gaby趕緊掙扎著起身,臉羞紅成一片。
        Solo拿了條軟膏在Gaby眼前晃了晃,說道:「回房後上點藥會舒緩一些,今天會疼得比較厲害,睡一覺後會好得多。」
        Gaby原本不想理會這隻狡猾的狐狸,走到一半還是折了回來,毫不客氣地奪走對方手裡的那條軟膏,從頭到尾沒有半點好臉色,甚至還挑釁一般地對Solo冷哼了一聲。
        Solo對Gaby的無禮毫不在意,只是在女孩耳邊說了一段話:「下次再犯,妳的小屁股會再次替妳接受懲罰。」
        舉止優雅的紳士在女孩氣得七竅生煙時,微笑著補充了最後一句話:「到時候,連條內褲也不留給妳。」

        當房門終於打開時,只見Gaby從Solo的房裡快步走了出來,半句話也沒說,連瞧都沒瞧Illya一眼地兀自離去。
        Illya一臉莫名其妙地向Solo問道:「Gaby為什麼會出現在你房裡?」
        「你說呢?」Solo裝模作樣地調整著衣領和領帶,對Illya眨了眨眼。

— FIN —

太喜歡這部電影了!!
"Don't you make me put you over my knee."
當Illya說這話威脅Gabe真是太帶感啦哈哈哈
劇情沒往這走向發展真可惜(欸
至於為什麼我寫的是Solo拍Gaby呢?
因為想描繪一位紳士優雅地笑著狠揍人的模樣
其實我覺得寫得太正經了沒有想要的效果> <
去年據說續集有望不知道進度如何……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