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鎮魂|巍瀾】趙云瀾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沈巍/趙云瀾(CP無差)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趙云瀾,你這胃病才剛好又跟人出去喝酒,不要命啦?」沈巍的臉色鐵青,話語聲難得提高了些分貝。
        「沈教授消消氣啊,我這不是迫不得已嗎?這已經和領導約好了不好推拒嘛,我今天挺克制的,喝得也不算多,不信你聞……」趙云瀾說著就湊上前去,被沈巍一把推開。
        沈巍皺著眉,一臉嫌棄地說道:「大老遠就聞到你一身酒氣!」
        趙云瀾有些心虛地搔著頭,昨晚胃疼得挺不直腰的時候,沈巍守在自己的身邊照顧了一整夜,才剛有些起色就趕著去應酬,這事說來的確挺令人火大,只是……趙云瀾偷偷瞄了沈巍一眼,這斯文的沈教授發起火來還挺嚇人的。
        沈巍沒再搭理趙云瀾,坐在沙發上泡起茶來。
        趙云瀾先是像木頭般地在原地杵了好一陣子,接著厚著臉皮坐到了沈巍身邊,一開始沒被趕還覺得慶幸,不久之後卻又坐不住了。
        沈巍沒有如往常般地替趙云瀾斟茶,而是自顧自地品著茗茶,一言一行優雅而不做作,彷彿方才的怒氣不存在一般。
        看著這壺茶被人反覆沖泡了有第三次,可沈巍仍舊一語不發,趙云瀾心裡憋的不痛快,阻止沈巍喝茶的動作,深吸了一口氣後道:「是我錯了。」
        沈巍擱下茶杯,平靜地看著趙云瀾:「你說是你錯了,可如果這件事再次發生,你還是會去做。」
        被料中心事的趙云瀾愣了一會兒,而後打馬虎地笑著:「我這不是承認錯了嘛,再有下次我認罰總行了吧。」
        「半個月前你也是這麼說。」沈巍冷聲應道。
        趙云瀾有些尷尬,他終於知道這似曾相似的感覺是怎麼來的了。
        「行吧,罰就罰,」趙云瀾將皮帶解下遞給沈巍,主動將身子伏在沙發扶手上,這姿勢剛好將臀部擱在沈巍的腿上,一副任打任罰的乖巧模樣,「我這才大病初癒,沈教授若是捨得的話……就打吧。」
        沈巍先是被趙云瀾的行為嚇了一跳,被動地接過皮帶後卻遲遲沒有動作,只是皺眉看著對方,表情有著一絲為難。
        見沈巍氣得厲害卻又拿他沒轍的模樣,趙云瀾在心裡暗自竊笑著,只是表面上仍故作無辜:「我人都趴在這兒了,沈教授要打便打。」
        趙云瀾就著這個姿勢直盯著身後人瞧,沈巍原本因氣憤而繃著的臉,現在則是充滿了無奈。
        趙云瀾見目的達成仍不收手,仗著沈巍對他的寵溺,變本加厲地挑逗著對方,甚至還輕扭著屁股:「打吧沈教授,別氣壞身子了。」
        僵持了幾秒鐘,趙云瀾的表情恢復成原本玩世不恭的模樣,語氣輕佻地笑道:「吶,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啊,到時可別說我認錯的態度惡劣。」
        正當趙云瀾準備起身時,後背卻被人給按壓著,疼痛在後臀炸裂開來。
        「靠!」趙云瀾因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而爆了粗口,「沈巍你有病啊!」
        「不是說要打便打嗎?趙處長既然已經知道自己錯了,就好好地接受這應得的懲罰吧。」被趙云瀾的激將法給成功刺激了,沈巍輕輕拍著趙云瀾的挺翹屁股,皮笑肉不笑地道。
        趙云瀾被沈巍這一席話堵得啞口無言,可當凌厲的皮帶抽在身後時再度痛呼了起來,對自己方才的找死行為悔不當初,直想把這遞皮帶的手給剁了。
        沈巍沒有理會對方的嚎叫,不緊不慢地落著皮帶,除了一開始的兩下用了勁,接下來的幾下打得隨意,只是仍感受到趙云瀾緊張地繃著身子。
        皮帶已經砸了有十多下了,趙云瀾好不容易順了氣,趁著抽打的間隙伸手護住自己的身後,回頭看著沈巍一臉嚴肅的模樣,討好地笑道:「沈、沈教授,別用那個好不好,賊疼的……」
        對自己用了多大的勁心裡有數,沈巍故意不理會趙云瀾這一套,見對方受罰時還這麼嘻皮笑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想要好好教訓對方一頓,沈巍掄著皮帶的手高高揚起,挾著風就想往趙云瀾臀部上抽,卻在下一秒突然停手。
        「既然趙處長都如此討饒了,我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
        不平不淡的熟悉嗓音自身後響起,趙云瀾一聽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攀著沙發想要起身,卻被身後的手給壓制得無法動彈,屁股瞬間挨了兩下揍,緊接著冰涼的感覺迎面而來,趙云瀾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褲子被人給脫了。
        沈巍捏了捏趙云瀾的紅屁股,一開始抽打在臀峰處的兩下皮帶形成一道腫痕,指頭在其上一按壓立刻引起對方的抗議。
        砲彈打不穿的臉難得變得臊紅,趙云瀾清了嗓子後故作鎮定地笑道:「沈教授,你這可是在非禮良家美男啊!」
        「看來……趙處長還沒意識到自己正在挨罰吧,」沈巍不鹹不淡地應著:「還能說混話。」
        沈巍的嗓音聽起來沒多嚴肅,可卻讓趙云瀾得寒毛直豎,拉著褲子拔腿就想跑,可惜為時已晚,疼痛在身後炸裂開來。
        趙云瀾先是忍了一陣子,在疼痛越來越劇烈時開始沒皮沒臉地求饒,可身後的巴掌仍不疾不徐地在傷處疊加,無論如何掙扎都躲避不了,最後無力反抗的趙云瀾可憐兮兮地喊著哥,再三保證以後絕不再犯才被放過。
        堂堂鎮魂令主被一臉文弱的沈教授給壓在腿上光著屁股挨巴掌,如此丟臉的事趙云瀾自然不會承認。
        趙云瀾安分了好一陣子,至少在沈巍面前。
        在趙云瀾行動困難的這些天裡,沈巍很盡責地守在一旁悉心照料著,而趙云瀾也樂得使喚對方。
        「瞧你手黑的。」看著沈巍每次在替自己上藥時的歉疚模樣,趙云瀾涼涼地如此調侃著,彷彿不是當事人一般。
        而事後揭穿了沈巍的身分不只是龍城大學的生物學教授之時,趙云瀾這才發現那日身後的青紫瘀腫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 FIN —

趙。不作會死。云瀾挨打記。
想寫黑袍使拍鎮魂令主,可好難著墨啊……

评论(24)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