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Snarry】加以嚴懲

原作:Harry Potter
人物:Severus Snape/Harry Potter(CP向)
等級分級:R(性愛方面的描述有)

#spanking和figging預警,不喜勿入

❧ 正文連結



——

寫了篇賀文給小天使  @斯内普的小情人
也趁機向看倌們表示我還沒退出歐美圈~

昨晚上傳後立刻被屏蔽了……
真不該挑戰Lofter的敏感度😂😂😂

【錘基|訓誡向】Loki不為人知的性癖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雷神索爾Thor
人物:雷神Thor Odinson/邪神Loki Laufeyson

#靈感源自 @小鱼干 太太的美圖
太太真是太美好了,把基妹享受(?)的小表情都畫出來了,請大家和我一起讚美太太💕

— 正文開始 —

        「Loki,你又搗亂了!」蘊藏著怒氣的渾厚嗓音向Loki吼道。
        栽在對方手裡的Loki似乎有些懊惱,他時常以魔法把哥哥耍得團團轉,但上當次數多了Thor也學聰明了,這次不管Loki如何使計裝可憐還是沒用,Thor只想把這淘氣的弟弟給壓在腿上狠打一頓屁股,而後也確實這麼做了。
        起先Loki被壓在Thor的腿上時並不溫順,不斷地大聲吼叫著,並動用全身的力量進行反抗,只是一向不是靠武力取勝的Loki,這細胳膊細腿的,哪裡擺脫得了Thor的神力。
        Thor施了些力氣壓制後就使勁地往Loki的屁股上搧巴掌,一點也不留情,僅只幾下就讓Loki疼的直蹬著腿,右手下意識地往身後擋,卻被Thor給一把捉住了,繼續在弟弟欠揍的屁股上狠揍著。
        接連打了十幾下,因著反作用力的原理讓Thor的掌心開始有些疼了,可他知道嬌生慣養的弟弟的屁股肯定更疼,又打了幾下後,Thor感受到伏在自己腿上之人的急促呼吸和些微顫抖。
        這是……被打哭了?Thor先是感到錯愕,而後又覺得好笑,當Thor的掌心離開弟弟的屁股往上揚時,能明顯感受到Loki的身子再度緊繃了起來。
        Loki不再掙扎和叫喚,而是試圖壓抑自喉間發出的抽泣聲,早已疼得沒了反抗力氣的Loki,身子跟著巴掌的擊打而不由自主地抖動著。
        Thor見Loki乖覺下來緩下了速度,只是揮落的力道依舊沒有省力,一個巴掌就覆蓋了半邊臀,將那兩瓣可憐的屁股搧摑成了肉浪。
        猶如厚重板子一般的巴掌在身後不斷疊加著,連綿不絕的疼痛似是沒有盡頭,尚且自由的左手緊抓著Thor的褲管,疼得受不了的Loki吸了吸鼻子,示弱地喚道:「哥哥……疼。」
        Thor聽聞這軟儒的呼喚聲動作一滯,高舉起的手停頓了許久後,終究還是落了下來,只是力道明顯收了許多,連原本的一半力氣都不到。
        Thor在那兩瓣臀肉上輕捏了幾下,卻讓Loki疼的直抽氣,僅憑這幾十下巴掌就將弟弟可憐的屁股打得瘀腫,是Thor一開始所沒料到的,只是深知Loki的個性,若是就這麼結束懲罰肯定起不了管束的作用。
        於是Thor一改先前的狠戾作風,以手腕的力氣輪流搧打著Loki的兩瓣屁股,一邊打一邊開始訓話:「知道錯了嗎?」
        「別、別打,」顯然沒有想到Thor會在這時候訓話的Loki先是一愣,在身後的疼痛越發鮮明時才回過神來趕緊應道:「我知錯了……」
        可惜Loki的回答並沒有讓Thor停下動作,而是保持一定的抽打頻率繼續問道:「認錯時要說什麼?」
        「對、對不起……我真的、知道錯了……」疼得緊的Loki一面抽氣一面回答,乖順的語氣聽起來充滿誠意。
        對Loki的表現還算滿意,Thor又搧打了幾下以後才停手。
        終究還是心疼了,Thor又是揉傷又是上藥地伺候著弟弟,將人安頓好才離開。
        那個愚蠢的大塊頭不知道何時才會發覺……趴在床上的詭異之神揉了揉疼痛的後臀,露出了一抹饜足的笑容,盤算著下一次要如何惡作劇。

— FIN —

原本想把三張圖串聯起來但寫不完哈哈哈
不及太太畫得萬分之一美好,但寫得很開心!
再次表白太太٩(๛ ˘ ³˘)۶♥

【鎮魂|雙鬼王】夜尊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沈巍/夜尊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手伸出來。」
        夜尊皺著一張小臉,可惜這次沈巍沒有心疼,樹枝打在弟弟紅腫的手心上依舊沒有省力,挨了打的夜尊吃疼地收回了手,沈巍再度將手裡的樹枝遞向前,要對方接住。
        夜尊苦著臉接過這讓他飽受折磨的樹枝,可才比劃了幾下,卻又被哥哥給揮掌擊落。
        沈巍寒著臉伸手,示意弟弟將樹枝撿起來。
        夜尊慢吞吞地撿起樹枝,見沈巍接過之後,連忙楚楚可憐地哀求道:「哥,別再打我手板了好不好,我都要握不了那樹枝了……」
        這要是在平時沈巍肯定早就心軟了,可弟弟才被欺負不久,沈巍仍心有餘悸,卻見夜尊只想著使計偷懶逃罰,心中的憂慮轉化為怒火,一氣之下將弟弟的小身板按在桌上,握著樹枝的手緊接著往人身後狠抽了三下。
        「啊!」夜尊疼地喊叫著,雖然被沈巍罰的次數不算少,可擅長使苦肉計的夜尊哪裡有被如此狠揍過?當場就被這狠戾的三記給揍哭了,捂著身後大聲地討饒著:「哥、哥哥,別打了,饒了我吧……」
        聽著弟弟的哭求聲,怒極的沈巍回過神來,他拉過夜尊,發現孩子被嚇得臉色發白,身子不停地顫抖著,一雙小鹿般的眼睛此刻正驚恐地看著自己。
        「我、我知道錯了哥哥……我會好好練武功,不偷懶……」怕哥哥仍在生氣,夜尊用衣袖隨意地抹去了滿臉淚水,抖著手拾起桌上的樹枝,哆哆嗦嗦地紮著馬步擺正姿勢。
        沈巍沒有阻攔對方,看著夜尊手執樹枝舞起這個上午所教的劍法,倒也是有模有樣的,沈巍這次沒有中途打斷對方,而是在最後一個招式將要施展完畢時,才又奪去弟弟手裡的樹枝。
        夜尊又想哭了,他顫巍巍地伸出雙手,在哥哥走近時閉緊雙眼,彷彿看不見就感受不到痛覺一般。
        雙手傳來的感覺讓夜尊嚇了一跳,幾秒後才發覺樹枝並沒有抽落下來。
        「打疼了吧。」沈巍摩娑著夜尊的紅腫掌心,語氣十分輕柔。
        其實沈巍哪裡不心疼呢?雖然沒有使多大的力,可那方寸之地反覆挨了十多下還是腫了,粗糙的樹枝摩擦得掌心生疼,也難怪拿不穩了。
        夜尊一聽就知道哥哥這是心軟了,雙眼眨巴著溢出了晶瑩的淚水,可憐兮兮地應道:「疼。」
        沈巍看著弟弟又愧疚又心疼,把人抱進懷裡輕聲安撫道:「乖,待會吃完飯給你買糖葫蘆。」
        夜尊攬著沈巍的脖子悶聲道:「我手疼,我要哥哥餵。」
        沈巍寵溺地莞爾一笑:「好。」

— FIN —

昏睡之際都不知道自己在碼些什麼了
在此感謝我的啟蒙者,各種意義上
@秦不知所祁 
太太什麼時候產糧啊(敲碗

【鎮魂|瀾巍無差】沈巍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趙云瀾/沈巍(CP無差)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沈教授找我有何指教?處裡還有許多事情等著我處理呢。」趙云瀾屌兒啷噹地說道,話裡的語意十分直白,一踏進沈巍的辦公室後他就沒有繼續前進,而是站在門邊逗弄著那一缸魚,好似那些魚突然變異了令他產生興趣一般。
        「這次是我不好,你別這樣。」
        熟悉的聲音自身後傳來,趙云瀾轉過身直視著沈巍,這是他這幾日以來第一次正眼看著對方。
        這幾日趙云瀾看似與平日無異,唯獨對沈巍的態度一直愛理不理的,處裡的人剛開始還沒發現,沒多久也逐漸察覺到蹊蹺,因為就連向來沉穩的沈巍也變得不太對勁。
        沈巍本以為趙云瀾會和往常一般,過了大半天氣也就消了,七十二小時後沈巍才發現自己把這事情想得太容易了,這三天趙云瀾不鹹不淡的反應讓他覺得扎心,眾人都以為趙云瀾沉不住氣,但實際上只要一遇上和趙云瀾相關的事物,沈巍才是最心浮氣躁的那個人,只是將心緒隱藏得太好罷了。
        趙云瀾走到沈巍的辦公桌前坐下,一句話也不說,就這麼盯著沈巍瞧。
        沈巍無聲地嘆了口氣,從抽屜裡取了某樣東西,起身遞給趙云瀾:「要打要罰,任憑處置。」
        趙云瀾接過以後先是在手裡轉了幾圈,接著拉著其中一端,將整枝教鞭筆完全延展開來在手心裡輕拍了幾下,發現這東西的彈性十分良好,意外地適合用來……教訓人。
        趙云瀾抬眼,見到的仍是沈巍一臉處變不驚的模樣,一直壓抑在心頭裡的怒火頓時竄升了起來。
        「趙某何德何能,能夠罰龍城大學令人景仰的沈教授,那可是天大的不敬啊,」趙云瀾將手裡一直把玩的教鞭筆丟還回去,給了沈巍一個人畜無害的微笑:「不如,您自己來吧。」
        沈巍看了趙云瀾一眼,拉起襯衫衣袖後毫不遲疑地朝自己的左臂前肢抽,動作迅速而猛烈,在轉瞬之間反覆抽打了十多記,落點集中在同一位置上,那方寸之地立即被抽出幾道艷紅的口子。
        趙云瀾看得一驚,下意識地伸手欲阻,被這狠戾的一下抽在手心而痛呼出聲,「嘶——」
        「你沒事吧?」沈巍立刻丟了教鞭,捉著趙云瀾的手掌查看著。
        「你有病吧?就這麼往死裡抽,你是對自己有多麼大的血海深仇啊!」掌心傳來火辣辣的疼令趙云瀾的五官緊緊皺著,「靠,疼死我了。」
        看著橫在趙云瀾掌心上已開始泛青的腫脹稜子,沈巍緊皺著眉急道:「我來替你上藥吧。」
        「欸,你別動別動別動,在這兒好好站著,我去替你把醫藥箱拿來,都把自己抽出血來了還有心情關心別人!」趙云瀾沒好氣地說道。
        正當趙云瀾準備轉身時被一把拉住,疑惑地順著對方的視線往下看,只見沈巍左臂上的條條血痕逐漸淡去。
        見趙云瀾一臉驚訝的表情,沈巍菀薾一笑:「都說關心則亂,趙處長是不是忘了我有治癒能力?」
        「有治癒能力又如何?受了傷還不是一樣會疼?」趙云瀾翻了一個白眼,而後似乎忘了自己才是始作俑者,直指著沈巍以命令的語氣道:「沈巍我警告你啊,以後不許再這麼糟蹋自己!」
        「知道了,」沈巍安撫似地笑了笑,自櫃子裡拿出醫藥箱後,將手伸向趙云瀾:「把手給我。」
        掌心上的傷被塗了厚厚一層,沈巍幾乎將整條藥膏全用在上頭了,上藥的時候趙云瀾不覺得疼,倒覺得有些癢。
        「我們和好了好嗎?」
        見沈巍一臉真誠的模樣,趙云瀾撇過頭擺手道:「誰跟你吵啦?」
        趙云瀾的眼角餘光裡沒有錯過對方素來不苟言笑的臉上所浮現出的淺淺笑意。

— FIN —

嘗試想像了一下沈教授受罰的情景
趙云瀾有心讓對方感到羞恥,結果卻讓自己心疼了
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
在構思這篇時還沒看到軟萌的沈教授(E23)真是可惜~

「知道了,來,把手給我,」沈巍拉起趙云瀾的手,薄唇在掌心裡的那道稜子上輕輕一碰,「我們和好了好嗎?」
這是原本的橋段,但沈教授應該沒那麼會撩人所以改了😂

【鎮魂|巍瀾】趙云瀾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沈巍/趙云瀾(CP無差)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趙云瀾,你這胃病才剛好又跟人出去喝酒,不要命啦?」沈巍的臉色鐵青,話語聲難得提高了些分貝。
        「沈教授消消氣啊,我這不是迫不得已嗎?這已經和領導約好了不好推拒嘛,我今天挺克制的,喝得也不算多,不信你聞……」趙云瀾說著就湊上前去,被沈巍一把推開。
        沈巍皺著眉,一臉嫌棄地說道:「大老遠就聞到你一身酒氣!」
        趙云瀾有些心虛地搔著頭,昨晚胃疼得挺不直腰的時候,沈巍守在自己的身邊照顧了一整夜,才剛有些起色就趕著去應酬,這事說來的確挺令人火大,只是……趙云瀾偷偷瞄了沈巍一眼,這斯文的沈教授發起火來還挺嚇人的。
        沈巍沒再搭理趙云瀾,坐在沙發上泡起茶來。
        趙云瀾先是像木頭般地在原地杵了好一陣子,接著厚著臉皮坐到了沈巍身邊,一開始沒被趕還覺得慶幸,不久之後卻又坐不住了。
        沈巍沒有如往常般地替趙云瀾斟茶,而是自顧自地品著茗茶,一言一行優雅而不做作,彷彿方才的怒氣不存在一般。
        看著這壺茶被人反覆沖泡了有第三次,可沈巍仍舊一語不發,趙云瀾心裡憋的不痛快,阻止沈巍喝茶的動作,深吸了一口氣後道:「是我錯了。」
        沈巍擱下茶杯,平靜地看著趙云瀾:「你說是你錯了,可如果這件事再次發生,你還是會去做。」
        被料中心事的趙云瀾愣了一會兒,而後打馬虎地笑著:「我這不是承認錯了嘛,再有下次我認罰總行了吧。」
        「半個月前你也是這麼說。」沈巍冷聲應道。
        趙云瀾有些尷尬,他終於知道這似曾相似的感覺是怎麼來的了。
        「行吧,罰就罰,」趙云瀾將皮帶解下遞給沈巍,主動將身子伏在沙發扶手上,這姿勢剛好將臀部擱在沈巍的腿上,一副任打任罰的乖巧模樣,「我這才大病初癒,沈教授若是捨得的話……就打吧。」
        沈巍先是被趙云瀾的行為嚇了一跳,被動地接過皮帶後卻遲遲沒有動作,只是皺眉看著對方,表情有著一絲為難。
        見沈巍氣得厲害卻又拿他沒轍的模樣,趙云瀾在心裡暗自竊笑著,只是表面上仍故作無辜:「我人都趴在這兒了,沈教授要打便打。」
        趙云瀾就著這個姿勢直盯著身後人瞧,沈巍原本因氣憤而繃著的臉,現在則是充滿了無奈。
        趙云瀾見目的達成仍不收手,仗著沈巍對他的寵溺,變本加厲地挑逗著對方,甚至還輕扭著屁股:「打吧沈教授,別氣壞身子了。」
        僵持了幾秒鐘,趙云瀾的表情恢復成原本玩世不恭的模樣,語氣輕佻地笑道:「吶,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啊,到時可別說我認錯的態度惡劣。」
        正當趙云瀾準備起身時,後背卻被人給按壓著,疼痛在後臀炸裂開來。
        「靠!」趙云瀾因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而爆了粗口,「沈巍你有病啊!」
        「不是說要打便打嗎?趙處長既然已經知道自己錯了,就好好地接受這應得的懲罰吧。」被趙云瀾的激將法給成功刺激了,沈巍輕輕拍著趙云瀾的挺翹屁股,皮笑肉不笑地道。
        趙云瀾被沈巍這一席話堵得啞口無言,可當凌厲的皮帶抽在身後時再度痛呼了起來,對自己方才的找死行為悔不當初,直想把這遞皮帶的手給剁了。
        沈巍沒有理會對方的嚎叫,不緊不慢地落著皮帶,除了一開始的兩下用了勁,接下來的幾下打得隨意,只是仍感受到趙云瀾緊張地繃著身子。
        皮帶已經砸了有十多下了,趙云瀾好不容易順了氣,趁著抽打的間隙伸手護住自己的身後,回頭看著沈巍一臉嚴肅的模樣,討好地笑道:「沈、沈教授,別用那個好不好,賊疼的……」
        對自己用了多大的勁心裡有數,沈巍故意不理會趙云瀾這一套,見對方受罰時還這麼嘻皮笑臉,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想要好好教訓對方一頓,沈巍掄著皮帶的手高高揚起,挾著風就想往趙云瀾臀部上抽,卻在下一秒突然停手。
        「既然趙處長都如此討饒了,我也不好拂了你的面子。」
        不平不淡的熟悉嗓音自身後響起,趙云瀾一聽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攀著沙發想要起身,卻被身後的手給壓制得無法動彈,屁股瞬間挨了兩下揍,緊接著冰涼的感覺迎面而來,趙云瀾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褲子被人給脫了。
        沈巍捏了捏趙云瀾的紅屁股,一開始抽打在臀峰處的兩下皮帶形成一道腫痕,指頭在其上一按壓立刻引起對方的抗議。
        砲彈打不穿的臉難得變得臊紅,趙云瀾清了嗓子後故作鎮定地笑道:「沈教授,你這可是在非禮良家美男啊!」
        「看來……趙處長還沒意識到自己正在挨罰吧,」沈巍不鹹不淡地應著:「還能說混話。」
        沈巍的嗓音聽起來沒多嚴肅,可卻讓趙云瀾得寒毛直豎,拉著褲子拔腿就想跑,可惜為時已晚,疼痛在身後炸裂開來。
        趙云瀾先是忍了一陣子,在疼痛越來越劇烈時開始沒皮沒臉地求饒,可身後的巴掌仍不疾不徐地在傷處疊加,無論如何掙扎都躲避不了,最後無力反抗的趙云瀾可憐兮兮地喊著哥,再三保證以後絕不再犯才被放過。
        堂堂鎮魂令主被一臉文弱的沈教授給壓在腿上光著屁股挨巴掌,如此丟臉的事趙云瀾自然不會承認。
        趙云瀾安分了好一陣子,至少在沈巍面前。
        在趙云瀾行動困難的這些天裡,沈巍很盡責地守在一旁悉心照料著,而趙云瀾也樂得使喚對方。
        「瞧你手黑的。」看著沈巍每次在替自己上藥時的歉疚模樣,趙云瀾涼涼地如此調侃著,彷彿不是當事人一般。
        而事後揭穿了沈巍的身分不只是龍城大學的生物學教授之時,趙云瀾這才發現那日身後的青紫瘀腫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 FIN —

趙。不作會死。云瀾挨打記。
想寫黑袍使拍鎮魂令主,可好難著墨啊……

【鎮魂|楚郭】小郭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楚恕之/郭長城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小郭,你這哪裡來的藤條?快別傷了自己,還是趕緊還回去吧。」趙云瀾語氣誇張地說道。
        郭長城難得沒被趙云瀾的話給忽攸了,雖然手抖得厲害,但仍鼓起勇氣將藤條舉得更高了一些:「趙處,人是我放的,現在出了事,無論如何我都逃不了干係的,我……請你們罰我吧!」
        趙云瀾原本還想繼續說些渾話,但在注意到郭長城噙著淚的雙眼,無聲地嘆了口氣,擺手道:「行了,那就按規矩來吧,老楚,人就交給你了。」
        楚恕之瞪著眼正想開口,卻被趙云瀾的一記眼刀給擋了。
        趙云瀾轉身離開,關上門前不放心地補充了一句:「記著明天是工作日,別讓人做不了事了。」
        楚恕之看著負荊請罪的郭長城有些頭疼,特調處哪來這些亂七八糟的規定了?欺負人新來的吧,但他難得沒有拂了趙云瀾的臉,而是以嚇人的眼神盯著郭長城,直到對方高舉藤條的手抖得越發厲害時才終於伸手接了。
        「好好在這撐著。」楚恕之以手裡的藤條在電腦桌上敲了兩下,卻把郭長城嚇了一大跳。
        看著眼前人抖得不像樣的精瘦腰桿,擔心自己的手勁會把人給打傷了,楚恕之想了想,藤條在對方身後輕拍著示意,「脫了。」
        郭長城聞言愣了好幾秒後才反應過來,滿臉脹紅地結巴著囁嚅道:「楚、楚哥,能不能別……」
        「幹嘛,想反悔啊?」楚恕之抬眼一瞪。
        郭長城被堵得啞口無聲,深呼吸了數次以後,在身後人灼灼的視線之下,閉著眼睛將自己的長褲連同底褲給一併退下,白皙的雙腿在接觸到冰涼的空氣時打了個激凌。
        藤條擱在渾圓挺翹的後臀,楚恕之重新握住藤條後揚手一揮,準確地抽在剛才擱著的位子上。
        「啊!」沒挨過打的郭長城沒能料到會迎來如此尖銳的疼痛,僅只一下便被打得彈跳而起,大聲痛呼著。
        楚恕之沒有說話,沉默地等人擺正姿勢,原本白皙的臀部浮現出一道紫紅色的稜子,藤條擱在那道稜子下方一寸的位置。
        郭長城幾乎將身子抖成糠篩,楚恕之能明顯感受到從藤條傳來的震動,他幾度欲將藤條丟了,良久卻還是揚起手,看著郭長城下意識地憋著呼吸繃緊後臀,藤條遲遲沒有落下,直到對方鬆懈下來時,這才挾著風抽落下來。
        郭長城這一次叫喚地更大聲了,他捂著自己的屁股,整張臉皺成了一團,實在是太疼了,他差點就要開口求饒了,他別過頭去偷偷拭去了眼角沁出的淚水,才以極大的意志力再度往桌上撐。
        楚恕之沒漏看這一幕,空著的手放到了郭長城的背上,似是安慰又似鼓勵般地輕輕拍著,拿著藤條的手再度揚起。
        第三下藤條毫不留情地抽了下來,如此狠戾的一記直打得郭長城撐不住身子,下蹲的動作牽扯到後臀傷口,讓郭長城痛得呲牙咧嘴,喉間忍不住發出了嗚咽聲,哆嗦著手去拉楚恕之的褲管。
        「楚哥,我疼、好疼……」郭長城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哭得極為狼狽,可最終仍是沒將求饒的話語給說出口。
        楚恕之丟了藤條後將人一把抱起,粗魯的動作讓郭長城疼得直抽氣。
        此時的郭長城已經稍稍冷靜了些,他紅著臉吸了吸鼻子,說話嗓音有著濃濃的泣音:「楚、楚哥,我們要上哪去啊?」
        「替你上藥,」楚恕之對上了郭長城閃爍的眼神,「愛哭包。」
        「可是、這……這就挨完了嗎?」雖然不想繼續挨打,但這似乎是放水的行徑令郭長城有些不安。
        「繼續打你受得住嗎?」楚恕之的聲音聽起來充滿鄙視,「好好養傷,明天繼續幹活,不會給你任何偷懶的機會。」
        郭長城覺得現在的感受很是奇怪,雖然屁股仍然疼的厲害,但方才那些負罪的愧疚感已經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 FIN —

趙處是為了讓小郭的愧疚減輕一些才會讓老楚動手的,不知道看倌們有沒有看出來?!
寫得好歡樂啊,下一位要拍誰好呢(喪心病狂

【鎮魂|瀾慶(非CP)】大慶受罰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劇版鎮魂
人物:趙云瀾/大慶(非CP)

#源自E03的腦洞

简体版走石墨


— 正文開始 —

        「大慶啊,這明目張膽地怠忽職守,怎麼樣我也得揍你幾棍子吧!」趙云瀾拿著戒尺在掌心拍了幾下,清脆的聲響聽在大慶的耳裡很是刺耳,「沒在處裡罰你是給你面子,你是要自己乖乖在這趴著呢,還是要我去捉你啊?」
        「就憑你,抓得著本大爺嗎?」大慶嘴上雖然如此嘀咕,但也自知理虧,沒有真的和趙云瀾玩起捉迷藏。
        趙云瀾噙著笑,看著對方不情不願地朝自己走來,一副從容就義的模樣往沙發一趴,把嘴裡剩下的棒棒糖喀拉喀拉地咬碎之後,丟了那根小細桿兒,「死貓,我就欣賞你這識時務的性格。」
        「要打就打,別磨磨嘰嘰、啊嘶——」大慶話還沒說完,就被身後這一下戒尺給硬生生地打斷了,「太疼了趙處,你這可是在虐貓啊!」
        「廢話,不疼我打你幹嘛?練臂力啊?我又不是吃飽了閒著。」趙云瀾力氣不減反增地邊說邊抽著。
        「唉呦,疼死我了,趙處!趙老大!趙大哥!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求您收收手吧!」大慶在這連番擊打之下疼得哀聲求饒,而後乾脆捂住屁股跳了起來,試圖向趙云瀾說情。
        「是嗎?」尺子在手裡啪啪作響著,趙云瀾見對方睜著一雙圓潤的貓眼直盯著自己,說多可憐有多可憐,心想本來也就不是什麼大錯,只是要讓這隻貓好好收收這懶散的性子,於是故作慈悲地宣布著:「那好吧,再二十下。」
        「二十?你是想把我給抽死啊!」大慶哀號著,腦裡思考著竄逃的可能性。
        「不疼能讓你記取教訓嗎?」看出對方正在打的歪主意,趙云瀾將戒尺抵在人身後,揚聲說道:「我數三聲,再不過來趴好可是要翻倍的啊,一……」
        「行行行別數別數!我趴還不行嗎……哇靠!你這也太使勁了吧!」才剛趴下的大慶大聲叫喚,但也不是毫無理由,他差點被這毫不放水的一戒尺給抽得幻化成貓往沙發底下鑽。
        「死貓,你這嚎的也太難聽了吧,聽的我頭都疼了,」趙云瀾裝模作樣地揉了揉太陽穴,而後以戒尺輕輕拍著對方的屁股如此令道,「佈置一項任務給你,把你鬼哭神號的勁兒用來報數吧,吶,好好數啊,沒報的可不算數。」
        報就報,好貓不吃眼前虧!大慶斜眼瞪著笑得一臉狡猾的趙云瀾,心有不甘地如此想著。
        當戒尺挾著風往身後抽時,大慶淒厲地叫喚聲持續了好一陣子,而後才自喉間堪堪擠出了一個二字,沒忘記剛才被抽的那一下,如此羞恥的疼他可是一下也不想多挨。
        趙云瀾聞言笑了笑,繼續揮動手中的戒尺。
        難得沒使任何詭計,最後這二十下戒尺配合對方報數的速度打完了,當然期間大慶可沒在客氣,被打疼了就扯著嗓子使勁地大聲嚎叫,只是這麼做並不會讓抽在屁股上的疼稍微減輕一些。
        「好了結束了,真是折騰死我了。」大功告成後的趙云瀾扔了戒尺,搔了搔自己受難的耳朵。
        「折騰你?我的屁股才是真正被折騰的受害者好嗎!」大慶對趙云瀾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
        挨完打的大慶有氣無力地趴在沙發上,正想摸摸自己疼地緊的可憐屁股,卻被另一隻手給捷足先登了,還在那腫脹的部位大力地搓揉了兩下,逼得大慶再度爆了粗口。
        「嘖,真不耐打。」趙云瀾將不知從哪生出一罐雲南白藥給拋到沙發上,「需要我幫你嗎?」
        「用不著!」如此怒吼的大慶仍是接過了藥,一瘸一拐地離開了。
        接下來的幾天大慶都沒回去和趙云瀾的那套小套房,他下定決心要離家出走,再也不回那沒有溫暖的狗窩了。
        可當趙云瀾捧著一大包的小魚乾來哄時,大慶還是沒骨氣地跟人回去了。

— FIN —

被秦起太太推坑開始跟上流行了😏
兩大主角的感情線看得真讓人心急
然後大慶實在是太可愛啦≧∇≦

【盾蟲|訓誡向】Bad luck

預警: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美國隊長III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人物:美國隊長Steven Rogers/蜘蛛人Peter Parker

#此文設定小蟲的主要照顧者是鐵罐
#Daddy不在家,Father幫忙管教熊孩子(誤

— 正文開始 —

        Steve今晚水喝多了。
        夜深人靜,從廁所走出來時聽到客廳傳來的聲響,Steve原本不以為意,但最後還是不放心地前去查看。
        只見一隻大蜘蛛倒掛在Steve的眼前。
        Steve瞧了一眼牆上的鐘,皺著眉頭:「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我、我和Ned組樂高沒注意到時間……」Peter的神情有些緊張。
        「好吧。」作息規律的Steve打了個呵欠,「好好休息。」
        Steve正要轉身回房,忽然頓住腳步問道:「這不是你的第一次了對嗎?」
        「嗯。」Peter自知理虧地低下頭。
        「Tony規定你的門禁時間是什麼時候?」
        「十一點。」
        「所以你遲了將近兩個半小時,」Steve看向Peter的眼神變得犀利起來,「這事發生第幾次了?」
        「有兩、三次了……」
        次數聽起來並不多,但Tony才離開不到一個星期,以這頻率算下來這孩子簡直討揍。
        「要是被Tony發現了會怎麼罰你?」
        「打、打屁股……」想到過往的挨打經驗就讓Peter感到害怕,他大著膽子去拉Steve的手,可憐兮兮地央求道:「Cap,請別將這件事告訴Mr. Stark,不然我接下來幾天都會坐不了椅子的。」
        Steve沒想到小孩會如此害怕,可轉念一想,Tony一不在就立刻犯了規矩也是夠調皮的,於是表情嚴肅地盤起雙手。
        「Tony平常都用什麼罰你?」Steve決定親自給小孩一個教訓。
        Peter的臉色頓時炸紅,他下意識地捂著屁股退了小半步,支支吾吾地結巴著,如果現在有個洞他估計會把自己給埋進去。
        Steve不等對方回應,如此令道:「拿來給我。」
        「是……」Peter有些洩氣往房裡走。
        衣櫃的深處藏著一支藤條,這是Tony最常用來教訓他的,再來就是從自己身上卸下來的皮帶,而現在只剩藤條這個選項了。
        Peter對藤條有點牴觸,無論是劃破空氣的聲音或是打在肌膚上撕裂般的疼痛,都令Peter感到害怕,於是他拿了桌上那把三十公分長的鐵尺子,Tony曾玩笑性地用這抽了他幾下,這樣應該也能算吧。
        Peter遲疑著將手裡的兩樣工具呈到Steve的面前。
        或許是看出了小孩眼裡的恐懼,Steve撿了那把鐵尺子來用。

        「二十下,手伸出來。」
        Peter沒想到是挨手板,他暗自鬆了一口氣,要真像個孩子般地被Steve打屁股可真是丟人。
        可當鐵尺子帶著風聲抽在手上時,Peter就沒了僥倖的心態了。
        實在是太疼了!
        鐵尺極有彈性,Steve以手腕的力量揮著,自認沒用多大的力氣,可他忘了自己非常人的力氣,僅只一下就讓掌心迅速脹紅起來,悲慘的是只憑著窗外透進的月光瞧不出那一尺子的威力。
        Peter舉直雙手勉強地挨了幾下,終於在鐵尺抽到第七下時縮了手。
        Steve覺得這毛病慣不得,於是抬手就將鐵尺往小孩身後抽,打得Peter踉蹌著往前逃。
        「還躲!」Steve低聲喝斥了一句,看著小孩可憐兮兮地站回原地,哆嗦著將手重新舉起。
        這二十下手板打得不緊不慢,讓Peter感到漫長而痛苦,只要手一縮回屁股就會立刻挨上狠戾的一記,可疊加的疼根本忍受不了,幾次反覆下來,等到二十下尺子結束時,身後也已是火辣一片了。

        當Steve陪著Peter回房時,被小孩掌心上的瘀腫給嚇了一跳,他趕緊端了一盆冰水讓小孩泡幾分鐘,然後協助對方脫掉身上的緊身衣。
        屁股上有幾道深紅色的尺印,落點幾乎沒有重疊,因此疼的不是很厲害,看著Steve為了自己而忙進忙出地,全身赤裸地趴在床上的Peter感到有些羞恥。
        身後忽然感到有些癢,Peter愣了一下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是對方在給自己上藥,小孩的臉上一陣燥熱,這點傷其實算不了什麼,剛才在脫衣服時還能夠完好地坐在床上,這種程度Tony可不會允許自己上藥。
        Peter覺得十分害臊,可是又不想拒絕這難得的溫柔,於是將自己羞紅的臉埋進枕頭裡。
        「還要再泡一下嗎?」熟悉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Peter連忙搖頭晃腦地謝絕著,抽出手正想將水滴往旁邊甩,就被一條白色毛巾給包覆住。
        「打疼了吧。」Steve注意到小孩的縮手動作,帶著笑的表情透漏著歉意,動作放的更加輕柔。
        「……是我自己討打。」Peter咕噥地說了一句。
        毛巾輕輕蓋在掌心上吸附著水滴,短短幾分鐘裡手上的傷已經明顯恢復不少,估計再過一陣子連這點青紫也會退去。
        Steve對Peter的復原能力感到神奇,但仍在上頭塗抹了一層藥,後腦還被對方給搓揉了一番。
        「Cap,謝謝您。」Peter在對方要離開時輕聲說道,得到一抹溫暖的微笑。

— FIN —

原本只想描述打手板的畫面而已,沒想到越寫越溫馨,溫柔的隊長真是太美好了!!!
這禮拜真是高產(自己說)求各位小天使們浮出水面留下足跡吧~

兔子太太整理的文包(密碼下收)
歐美訓誡的相關文章從前真是寥寥可數,感謝太太的默默耕耘帶動了這風氣,希望太太早日回來(๑•́ ₃ •̀๑)

【訓誡向】Hard discipline

預警:此為sp訓誡文,不喜勿入,不知道這詞彙的請自行科普後再決定是否要打開這新世界的窗

原作:鋼鐵人3 Iron Man 3/蜘蛛人Spider-Man: Homecoming
人物:鋼鐵人Tony Stark/蜘蛛人Peter Parker/Harley Keener,CP向

#三角關係,Tony是小奶狗們的情人和管教者
#此文為純訓誡,羞恥的懲罰有
#再次強調,請確認以上前提都能接受後再行點閱



——

心情不好就特別喪心病狂,這次還直接迫害了兩個孩子,一碼還碼出興趣來,已經在著手寫第二篇了……罪過罪過😂😂😂
喜歡的看倌們別吝嗇你們的評論啊♥

還真不知道該打什麼ta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