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新邊城浪子|傅葉】糖糕

原作:新邊城浪子
人物:傅紅雪/葉開

— 正文開始 —

        葉開病了,久久未能康復,打聽到消息的傅紅雪,在鄰近的鎮上求了幾帖藥,花了不少銀子。
        良藥苦口,葉開大老遠就聞到苦味了,但在傅紅雪將藥端來面前時,只能捏著鼻子把藥喝了。
        花了大把銀子求來的藥帖確實有效,不過半日,葉開的燒便退了,氣色好上了許多。
        才剛恢復了一點精神的葉開開始作死,趁著傅紅雪不注意把湯藥給倒了,可惜這湯藥的味道濃重,在房裡久久揮散不去,小把戲理所當然地被識破了。
        百口莫辯的葉開正愁著,然而傅紅雪只是看了他一眼,端著空了的藥碗,一言不發地離開了。
        雖然傅紅雪的臉上仍是一副喜怒不顯的撲克臉,可葉開知道,自己真把對方給惹怒了,立刻腆著臉追出房門,窮追不捨地緊抓著傅紅雪的手臂,期間還不忘使用苦肉計,啞著嗓音好說歹說地將人勸了回來。
        傅紅雪捨不得把這厚臉皮的狗皮膏藥甩開,也捨不得大冷天的讓傷病人士在外吹風,只得跟著人回到房裡,仍舊板著一張臉不說話。
        葉開知道自己錯了,乖乖地被傅紅雪伺候著躺在床上,只是大病之時一連睡了好幾天,現在想要睡也睡不著,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盯著傅紅雪直看,而傅紅雪只是吩咐了一句好好待著,便又離開了。
        心知傅紅雪這是又替自己煎藥去了,一向沒心沒肺的葉開難得起了愧疚之心,他知道傅紅雪為了自己的身子操碎了心,想著以後不管大夫開的藥有多難喝,只要是傅紅雪親自熬的都會乖乖地嚥下去。

        半個時辰之後藥終於煎好了,傅紅雪親自盯著葉開把藥全喝下後,板著的表情這時才稍作和緩。
        葉開的五官被這湯藥苦得皺成了一團,苦味似是自胃裡一路來到喉間,一時間沒能緩解過來,聽見傅紅雪叫他張嘴也沒做他想,嘴裡被塞了些什麼,甜甜軟軟的滋味自口中漫延開來。
        「這是什麼?」湯藥的苦味被這甜給稍稍化解了,葉開驚訝地又捏了一個放進嘴裡,喜悅之情油然而生,「打哪來的?還挺好吃的。」
        「這是糖糕。」傅紅雪只回答了第一個問題,看著葉開接連吃了小半盤了,趕緊把盤給拿開。
        「欸,怎麼還不給吃了呢?小氣。」葉開如此抱怨著,意猶未盡地舔弄著指尖上殘留的甜味。
        傅紅雪被葉開的動作給逗樂了,笑意牽動著嘴角,如此說道:「別一次吃太多,你想吃我下次再給你做。」
        「這是你做的?」葉開瞪大了眼。
        傅紅雪沒有回應,而是把剩下兩塊糖糕全吃了,以免稍不注意,被眼前這饞鬼給偷吃了。
        葉開卻在這時貼上了傅紅雪唇,艷紅的舌調皮地往裡頭探。
        「你嘴裡的嘗起來更甜。」葉開調戲民女般地痞笑著,饜足地舔了舔唇。
        「胡鬧。」傅紅雪蒼白的臉上難得地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紅暈。

        後來傅紅雪娓娓道來從前與親娘相依為命的過往,葉開聽了感到心疼,他想著自己該學點廚藝了,桂花糕、冰蓮百合、銀耳蓮子羹等……或許傅紅雪能長點肉,抱起來也就沒現在那麼烙人了。
        身為行動派的葉開立刻著手行動,可惜他的廚藝功夫實在驚人,幾次下來不僅端不出半樣成品,還差點沒把人廚房給炸了,賠的銀兩能在無民居好吃好睡地過上好幾日,只好悻悻然地打消了念頭。
        葉開從前雖不嗜甜,但他對於及時化解苦澀的糖糕成癮了,從此只要一染病,喝藥時總是會有一盤糖糕在小桌上備著,葉開有時甚至還會玩弄伎倆,死纏爛打地要傅紅雪給自己做糖糕。

— FIN —

想讓雪雪也給葉開(葉葉?開開?)做糖糕~

评论

热度(17)